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得白癜风很长一段时间了能治好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16:55:1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得白癜风很长一段时间了能治好吗,滕州白癜风医院,四川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夏邑白癜风医院,驱白巴布期片治疗白癜风效果如何,安徽白癜风专家,北京什么白癜风医院看通风好

原标题:为“赢在起跑线”,我们放弃了什么?

【导读】我们为了升学,可以接受孩子睡眠不足,可以接受孩子的双眼或者脊柱得到不可逆的损伤,可以接受孩子心理长期焦虑、压抑,甚至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,可以接受孩子丧失对学习的兴趣,甚至我们可以接受孩子丧失作为一个孩子的权利。我们所谓的“赢在起跑线”,就是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跑抢跑偷跑。(本文根据“中美教育比较沙龙”上的发言整理)


为“赢在起跑线”,我们放弃了什么

来源:博雅小学堂(ID:boyakids),不代表本公号立场,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。

作者:黄全愈(旅美教育专家)、杨东平(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)

美国教育一直是中国教育的重要参照与学习对象。今天,“关于中美基础教育的事实是什么”这个问题,好像出现了不同的答案。

有人说,美国的教育对富人子弟实行的是批判性思维、领导力的教育,主要上私立学校;对中产阶级的孩子实行的是素质教育,快乐教育,培养才艺等等;对底层子弟实行的是应试教育,严格训练。

那么,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?

1、美国基础教育真比中国差?

在基础教育阶段,很多人认为中国基础比美国好,中国的基础比美国的扎实。但黄全愈教授说,经过20多年的比较研究,可能事实并不是这样。

美国基础教育推崇的是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”。而我们中国一些地方,基础教育阶段注重的是证实而不是证伪,只要学生答出了答案,老师并不解释为什么。

杨东平院长提出,中美基础教育在课堂教学目标上存在巨大差异。例如在中国,数学老师直接教你计算答案的过程;但是在美国,老师特别注意培养学生的数学思维,也就是从加法到乘法,这个过程到底怎么实现。

美国的小学教育,在美国教育学界被研究得非常充分。很多博士的课题就是研究小学生的数学认知过程,尤其从加减到乘除的过程到底怎么建构的。可以说,美国更关注数学思维的建立,而不是只追求一个标准答案。

相对来说,中国基础教育更多是追求一个答案、追求一个结果。而欧美的中小学校,却旨在从小帮你建立一种知识建构的过程——从阅读、分析材料、收集资料、提出问题、小组讨论、分工,最后形成一个小报告。

欧洲从小学开始用这样的方法,不断地重复,教学生怎么做一种所谓探究性、研究性的学习。所以,他们到大学做作文的时候驾轻就熟。中国的学生从小被要求背标准答案,背操练解题技巧,训练的是越快越好、越准确越好,但到了做论文的时候却开始犯难。这就是教学目标不一样。

2、中国是靠什么“赶英超美”的?

PISA测试是测试15岁青少年的学业成绩,上海学生在经合组织举行的两次PISA测试中独占鳌头,这对西方国家有很大的刺激。英国随后派学生到上海来交流,上海给他输出了一批数学老师和数学教材。这不禁也让我们思考:我们在PISA上的“大获全胜”,是如何取得的?

杨东平教授讲到,一些研究表明,通过PISA测试数学卷的分析,15岁相当于中国初三的年龄,而PISA数学卷的内容是中国小学阶段的内容。也就是说,这份考卷对于中国初三的学生来说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我们学科教育的难度提前量,远远超过世界的平均水平,这就是中国学生学习成绩比较高的原因之一。

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我们的学生学习时间特别长。所以,上海其实获得了两个世界第一:第一是学习成绩第一,第二是学业负担第一,学习时间之长是世界之最。

与PISA成绩同样列为第一梯队的日本、韩国等相比,我们的学习时间比他们普遍高一倍。日本的学习时间,更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。

黄全愈教授补充到,中国和美国教育最根本的区别在于,培养“考生”还是培养“学生”——Exam pick or learning explore。

知识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人类已知的,一类是人类未知的。我们培养这些考生,都是在已知世界里徘徊,不管是奥林匹克还是知识竞赛奖也好,这些都是已知的事情。为什么我们的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,诺贝尔奖2015年年底才出了一个? 114年以后才一个。我的反思是,我们没有培养学生去探索未知世界,而是在已知世界里面徘徊。


3、“取胜”付出了什么代价?

(1)不断被突破的底线

“不要输在起跑线”,是我们基础教育的一句口号。这句口号在家长群体中特别有感染力,激励着家长们排除万难也要让自己的孩子“赢在起跑线”。

在这一场没有制定规则,或制定了规则但没有严格执行的比赛中,为赢在起跑线,很多中国家长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集体焦虑旋涡中。家长或自愿或被迫地进行“偷跑”、“抢跑”,抢跑的底线也被不断突破。

升学压力透过高中、初中、小学,直抵幼儿园。上海的一些地区,小朋友为升入理想中的小学,从幼儿园开始就要进行应试训练。“无忧无虑”的日子,只剩下了四岁之前。

我们为赢在起跑线,丢掉了什么?我们丢掉了起码的底线。我们知道体,育竞赛中不能使用兴奋剂,体操动作不能戕害运动员身体;我们知道,哪怕世界大战期间,我们也有“不射杀战俘”“不征用童兵”的基本战争底线。

但是在今天,我们为了升学,可以接受孩子睡眠不足,可以接受孩子的双眼或者脊柱得到不可逆的损伤,可以接受孩子心理长期焦虑、压抑,甚至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,可以接受孩子丧失对学习的兴趣,甚至,我们可以接受孩子丧失作为一个孩子的权利。

可以说,我们一些地方的基础教育,底线不断被突破,或者说正在变得没有底线,只讲成败,而且这种成败是极其短视的成败。

(2)被抹杀的可能性

我们付出的另一个代价,就是抹杀孩子未来的潜力与可能性。

黄全愈教授用亲身经历说明了这个问题:

我儿子从小数学很好,数学给他带来了无数荣耀。但是一到大学,他离开我们,可以自己做决定的时候,谈数色变,绝不选数学。这就是我后来讲的这段话。我们所谓的赢在起跑线,就是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跑抢跑偷跑。

杨东平教授补充到,这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。很多参加过奥数、中学时候在数学方面取得很高成绩并拿这个做敲门砖的学生,最后再也不碰数学了。尤其到美国以后,都学金融、会计之类的专业。这个现象也不单是在数学、化学领域,自然科学、艺术领域也如此。

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个院长提到,很多中国琴童从80年代开始在各类国际比赛上获奖非常多,但是过20年以后会发现,这些人全部消失了。当年跟他们同台竞技的各个国家的学生,很多都已经成为大师了,而中国的琴童却消失了,他们到了美国以后去学金融、会计、股票、证券。

也就是说,他们对自己的学科并不是发自内心的爱好,而是家长的爱好或者是一些功利的追求。他们把它当作敲门砖,可以上大学、加分,可以到美国,然后就扔掉了。这个现象非常可惜,浪费了很多人才。

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的一个主持人,当时是中科院少年班的优秀学生,从小一路名牌学校,最后到美国读了个生物化学博士。他拿到博士文凭以后,把文凭寄给中国的家长,他说:你们要求我做的我已经完成了,现在我要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——到电视台当主持人去了。

从小到大那么长的学习路程,从小学到博士毕业都在做完全不是他喜欢的事情。当然,他总算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个性,做回了自己,但是生命中最好的年华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,也无不令人惋惜。

(3)失去自我

杨东平教授总结了应试教育最大的问题:应试教育的核心概念,是以考试和分数为目标,而不是以人的自我发展,自我实现为目标。

去年有个很流行的词——“空心人”。这是北京大学专门做心理咨询的一个副教授,在他的一次报告中提出的。

他说,他们对入学新生做心理测评的时候,发现有40%的学生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的目标,觉得生活没有意义,从小到大都是按照家长的意思去生活、去考试、去追求分数。现在进入大学了,生活毫无方向,毫无意义。

这个没有意义的危险性在于,他们很容易放弃生命。他们没有自己的目标,活到十八九岁的时候,没有人生的乐趣、价值,自我发现,这个自我没有建立,所以叫“空心人”。可以想像,如此下去,即便他上了名牌大学,也很难在所谓为人类文化、进步做贡献。他自我还没有确立,这个很可怕。

我们的学生,青少年时代最主要一件事就是考试。所以他走上社会的时候,内心是空白的,对社会没有了解,对自我也没有了解。所以他只有一个选择,继续上学,本科毕业了再读研究生,硕士毕业了再读博士生。这个选择能做,其他的选择做不出来。

很多人高中毕业的时候一片茫然,本科毕业还是一片茫然,研究生毕业还是茫然。茫然的话只有随大流,大家都出国我也出国,大家都考公务员我也考公务员,没有自我,还是这个问题。在应试教育的制度过程当中,没有培养建立起自我,更不用说对他所谓改造社会的这种理想、服务社会的动机等,都谈不上。

4、美国的“快乐教育”在中小学,我们的在大学

黄全愈教授提到,美国主流文化是认同在幼儿阶段不进行知识传授。美国是儿童的天堂,青年人的战场,到了高中以后学业竞争会逐渐激烈。美国的素质教育不是说不要考试,强调考试是完全应该的,但要高分高能。

在美国,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:没有开学典礼,只有毕业典礼,到毕业典礼的时候非常隆重,几代人都参加毕业典礼。我当时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没有开学典礼?

实际上这是两种教育理念:我们是在起跑线上判断孩子输赢,高考一过,过了这个炼狱就好了,就变成一个进去多少出来多少,就变成一个传送带;美国是大进小出,宽进严出,基本上什么人都能进去,但最后你能不能毕业就不一定了,就像一个炼钢炉,最后在终点线上才判断你到底是不是一块好钢。

杨东平教授也补充道,从一些数据来看,越是好大学淘汰率越高,美国大学本科阶段的平均淘汰率在40%左右。中国基本上是零淘汰率,但里面也有一些跳楼、自杀的、抑郁的,基本上零淘汰。

中国很多少年儿童生活的实在太沉重、太不合理。有不少学校,让学生觉得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考试、为了升学。一旦这些人进入大学,就变成一身轻,学习没有压力,反而容易出问题。我们的教育好像弄反了,该快乐的时候不快乐,不该快乐的时候,反而在大学里很快乐。

5、我们教育的今天与明天

我们的教育没有输在起跑线,但最终可能输在了终点线。问题就在于,我们在用一个终结性的评价标准,衡量一个发展性的教育阶段。我们评价一名六年级的小学生,不能终结性地考核他掌握了多少知识,而是应该看他为今后的学习与生活做好了哪些准备。如果是这样,我们的基础教育还领先么?我们还算不算“赢在起跑线”?

中国教育改革如何从应试教育突围?黄教授与杨教授表示,招考分离、进行多元评价是一个重要的抓手。正如黄全愈教授所说:等到北大清华不抢高考状元,中国的教育就有希望了。

我们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延伸阅读

37岁“斯坦福天才医生”的死亡,告诉你应该怎样活着!

他被称为医生界的一股“清流”!但网友担心他会被开除

对话“当代白求恩”夏爱克:感恩中国给我有意义的工作机会

儿科医生日记:看看儿科医生真实的工作状态与困惑

她是中国红会首位捐献器官的人员,为5人续写生命故事

监制:易艳刚 | 责编:张慧 、实习生马建东 | 校对:赵岑

给孩子松绑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一次治疗白癜风多少钱